知人论艺——米芾的艺术人生概述

2017-10-09 12:06:37         来源:环球收藏网   

米芾(1051—1108),初名黼,字元章,号襄阳漫士、海岳外史等。襄阳(今湖北襄樊)人,迁居丹徒(今江苏镇江)。

一、生平

神宗熙宁元年(1068年)18岁以恩补浛光尉,历任长沙掾、杭州观察推官、润州州学教授。

元祐七年(1092)为雍丘令,多有德政。旧党失势,乞监中岳庙。

绍圣四年(1097)为涟水军使,历江淮荆浙等路制置发运司管勾文字、蔡河拨发,迁太常博士,转权知无为军。

崇宁五年(1106)为书画二学博士,迁礼部员外郎,故人称“米南宫”。知淮阳军卒。

二、成就

米芾能诗文,擅书画,精鉴别,书画自成一家,创立了“米氏山水”。集书画家、鉴定家、收藏家于一身。他是“宋四书家”(苏、米、黄、蔡)之一,又首屈一指。

著有《书史》《画史》《宝章待访录》《宝晋英光集》、《海岳名言》等。

三、其人

(一)、出身低微

神宗熙宁元年戊申(1068年),恩荫入仕为秘书省校书郎当在本年。——《米芾年谱简编》

“以母侍宣仁皇后藩邸,恩补校书郎……。”——《全宋词》

《京口耆旧传》、《襄阳县志》、翁方纲《米海岳年谱》等载:“黻以母侍宣仁后藩邸,恩补秘书省校书郎。”

米芾母阎氏曾为英宗高皇后接生过,他踏入仕途也是凭借这层“藩邸旧恩”的庇荫,因此他这一被世俗视为“冗浊”的出身,一直压得他抬不起头。

(二)、颠

在宋代乃至整个书法史上,像米芾这样的怪异之才可谓绝无仅有。

“冠服效唐人,风神萧散,音吐清扬,所至人聚观之。而好洁成癖,至不与人同巾器。所为谲异,时有可传笑者。无为州有巨石,状奇丑,芾见大喜曰:‘此足以当吾拜’,具衣冠拜之,呼之为兄。”——《宋史》

1、冠异服

“元祐间米元章居京师,被服怪异,带高詹帽,不欲置从者之手,恐为所污。既坐轿,为顶盖所碍,遂撤去,露帽而坐。”——《何氏语林》

“冠服用唐规制,所至人聚观之。……视眉宇轩然,进趋譫如,吐音鸿畅,虽不识者亦知为米元章也。”——《蔡志》

2、洁癖

“米元章有潔癖,屋宇器具,時時滌之。以銀為斗,置長柄,俾奴僕執以盥手,呼為斗水。居常巾帽,少有塵,則浣之,乃加於頂。客去,必濯其坐榻。”——宋·张知甫《可书》

“世传米芾有潔病,初未詳其然。後得芾一帖,朝靴偶為他人所持,心甚惡之,因屢洗遂損不可穿,以此得潔之理。靴且屢洗,餘可知矣。又芾方擇婿,會建康段拂,字去塵,芾擇之曰:‘既拂矣,又去塵,真吾婿也。’以女妻之。”——宋·陈鹄《西塘集耆旧续闻》

3、石癖

明·陈洪绶《米芾拜石图》

米芾喜欢石头,他放着好地方的官不做,主动要求去涟水当小官,因这地方靠近安徽灵璧。他收藏了不少灵壁石,每块都题其名目,经常把玩,终日不出。杨次公按察使,管一路司法和官吏考核,视察到涟水时,对米芾严肃地说:“朝廷将千里郡的地方交给你,你怎么能终日玩弄石头?”米芾从左袖中取出一灵壁石,嵌空玲珑,峰峦洞穴俱全,色极清润,在手中翻转抛接给杨察使看:“这石头怎么样?”杨不看。米芾将石纳入袖中,又取出一块石头,叠峰层峦,奇巧得很,杨仍不看。米芾又纳入袖中,最后取出一石,极尽天划神镂之巧,看着杨说:“这种奇石,怎么能不爱?”杨忽然开口道:“并非只有你爱,我也很喜欢它。”他即从米芾手中抢过此奇石,径直登车离去,米芾逃过考核一劫。

又一日,米回人书,亲旧有密于窗隙窥其写至“芾再拜”,即放笔于案,整襟端下两拜。——《清波杂志》

米芾将死之际,沐浴更衣,命人将自己抬入棺材之中,口念偈句,双手合十而终!

米芾的颠狂有一半是对世俗的抗争,迹有一半却是哗众以取宠,因为他深知不如此则不能引起世人的注目。

四、其书

1、历代评价

“特妙于翰墨,沉着飞翥,得王献之笔意。”——《宋史·米芾传》

“余尝评米元章书如快剑斫阵,强弩射千里,所当穿彻,书家笔势亦穷于此。然似仲由未见孔子时风气耳。”——宋·黄山谷《山谷题跋》

予尝评海岳翁书如李白醉中赋诗,虽其姿态倾倒,不拘礼法,而口中所吐,皆成五色文。——明·宋濂《宋学士文集》

于右军得骨得髓,而面目无毫厘相似,欲脱尽右军习气,乃为善学右军。——清·王文治

苏之点画雄劲,米之气势超动,是其长也;苏之浓耸棱侧,米之猛放骄淫,是其短也。皆缘天资虽胜,学力乃疏,手不从心,藉此掩丑。——明·项穆《书法雅言》

米海岳软笔作书,下笔极细,钩剔极粗,放荡散漫,太无规矩,终不为佳也。——清·梁巘《承晋斋积闻录》

米书史有定评,究其成功之处,不外有三:

一是专心师古,取法乎上;

二是把握传统精髓,在笔法这一关节上别有会意、重点突出、高屋建瓴,尊重了书法艺术的本体规律;

三是持之以恒的学习精神,超出常人的学习毅力。

其余如广泛的交游以开阔视野、丰富的收藏以充实学养,都为其书法艺术的成就奠定了基础。

2、学书历程

米芾自述:壮岁未能立家,人谓吾书为集古字,盖取诸长,总而成之。既老始自成家,人见之,不知以何为祖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