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品收藏:收藏当代名家名作

2017-09-30 14:16:49         来源:   

 万峻池

  中国近现代涌现出吴湖帆、张葱玉、刘靖基、钱镜塘、谢稚柳、王季迁等鉴藏家,新时期以来既有令人称赞的高端藏家,亦有实力相当的资深藏家及基础雄厚、后劲十足的民间收藏群体。数股力量合一,形成收藏风生水起的绚丽风景,向正在充满信心实现中国梦的国民输送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传统艺术的正能量,为打造国际文化大都市的豪迈事业鸣锣开道,趁势进发!作为鉴藏大军的一员,我愿不揣浅薄,略陈管见。

  一、最后一方净土

  成熟的新中国艺术品收藏之路发展迄今已有二十余年。岁月的流逝,除了涤荡了历史的尘埃外,三十年改革开放的非凡里程见证了中国艺术品价值万倍增长的神奇一幕。回首往事,真是百感交集。诚如海粟老人联语所云:“宠辱不惊,看天上云聚云散;去留无意,赏庭前花谢花开”。

  当我置身于北京嘉德拍卖会场地——五星级宾馆昆仑饭店富丽堂皇的大堂时,思绪却飘向多年前沪上东台路宁波阿娘开的简陋至极的小小饮食店,三张大小、高低不一的方桌,聚集着一批海上收藏界的精英,津津有味地吃着5元一份的菜饭骨头汤,面红耳赤地争论某件字画、古玩的真伪、优劣。少年的豪兴俨然“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劲头,清晰的记忆重新唤回我等青涩的青春年华;没有条款的自愿成交记载着收藏群体掷地有声的诚信。难忘怀,寒风中的一声亲切问候,蕴含着彼此的人品修养。往返无数次的狭窄、拥塞的东台路古玩市场,将永远定格在我记忆的荧光屏,我十分乐意把他视作中国艺术品市场的一方净土。我从这方净土走来,数十载风雨兼程,一颗心永葆纯真。

  二、关于现状

  由东台路市场到五星级宾馆,几十年的时间跨度,留给人们的思索很多、很多。那么,现今中国艺术品市场的现状如何?规范、理性收藏,路在何方?愚意有这样问题是绕不开、不能不说的。

  一是真假问题。无论何种阶别的藏者,第一要素是识别真假。怎样保证投资者买的是真品,把好第一关的应该是拍卖公司。而事实上有些拍卖公司并不具备鉴定的水准,只图盈利;有的明知有诳,却利欲熏心,或指鹿为马,或以次充好,经商诚意、从业公德、买家利益一概不顾。还有所谓的鉴赏家为谋求蝇头小利,装腔作势、信口雌黄。不少藏家盲目跟风,一意孤行,以一种“毛估估”的心态选择自己的藏品,其结果,必然是“南其辕北其辙”,有人斥资5000万元,而藏品却仅值600万元,近期又闻豪言壮语从头再来。

  二是离谱的人为炒作。齐白石无疑是行销市场的享誉中外的艺术大师,但人为的炒作与无知的跟风,使藏家陷入新的误区。名家名作价值不菲,符合市场规律,也体现艺术品的增值属性,但炒作过度,又走了极端,同样不可取。与齐白石同时代的艺术大师陈师曾、吴昌硕等,其作品含金量同白石老人应是同一档次的,但目前却有天壤之别。厚此薄彼,无异于变相欺诈,更是对白石老人的不负责任。倘若白石在天有灵,得悉他曾敬重的艺术家的画价竟不及其几十上百分之一,老人将情又何堪,如何安宁?稍加分析,人为炒作之所以有市场且畅行无阻,实质上也暴露出藏家的投机心理与急功近利的思维方式。优秀的艺术品是需要细细品鉴、精心呵护的。这既体现出对艺术家的尊重,也折射出艺术品的历史价值、艺术价值、学术价值和经济价值,而时间、市场便是检验这种价值的试金石。例如,某件作品基本定位是100万元,如以600万元购进,买家当即亏损500万元。可见虚高的价位直接造成日后变现的难度,盲目出手真是后患无穷。

  三是对被严重低估的艺术家,其市场机会是永恒的。2002年市场上李可染、陆俨少作品高达几万元一方尺时,与李、陆齐名的谢稚柳、唐云、刘旦宅等价位只是其十分之一。我在当年以11万元购得谢稚柳中堂荷花精品;以7.7万元购得刘旦宅四尺中堂 《南山图》精品;以8.2万元购得唐云24开精品册页;以6.8万元购得程十发八尺中堂 《梁红玉》。近年,上述诸家行情大涨,唐云一帧册页《爱晚亭》以71万元成交,刘旦宅四尺人物画售价250万元。名家名作精品的强势上扬,雄辩地证明艺术品市场行情多变,不变的是真、精、新的品质以及精品力作的广泛认知度和坚挺流通性。或许有人担忧错失了接盘建仓的良机,但我认为机会不但恒有,而且选择余地极大。比如,被严重低估、处于价位洼地的大师群体中,费丹旭、张熊、任薰、胡公寿、吴石仙、吴秋农、陆恢、程璋、陈师曾、陈半丁等是值得高度关注的。其中多人市场售价每件在4万至15万元之间,平均约10万元一件,试想,一旦坚冰打破,回归理性,获利指数足以令人扬眉吐气。而在交易案例中,某君花3000万元购入一幅被无限拔高的画家作品是常有的,而这画的后续价位究竟所值几何,则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换了我,我会用此款购入300幅上述诸家作品,理由只有一个,在我国故宫[微博]博物院、上海博物馆等顶级博物馆、艺术机构都珍藏着他们的作品。若说机缘,这便是实实在在的机缘,关键在于藏家的眼力、魄力与财力,还有“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船”的坚强定力。

  三、收藏当代名家名作

  我认为收藏当代名家名作,可以解决艺术品真假这样根本性的问题。2005年谢稚柳、程十发等的作品价位得到社会的热捧时,我觉得这波行情使我失去了继续持有的机会,就将关注的重心移向当代名家 (以中青年为主),其时一般市值大致在二千至四千元一方尺。余与时俱进地撰写了《十年后中国画坛谁主沉浮》一文阐述我的观点。当代名家阵容强大,各具特色,广为人知,颇具潜质,选择面广,我中意的是卢甫圣、张桂铭、王涛、杨延文、施大畏、张培成等。如今他们的价位又到达一定的高度,我已无法承受,将关注的目光继而转向朱敏、季平、陈九、吴林田等,相机吸纳,强力推介,以精品意识强化收藏核心,以市场效应验证品鉴心得。兵法有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此理同样适合用于艺术品收藏。

  行文至此,我想起一段铭心刻骨的往事。2002年我曾约请刘旦宅先生写三十幅书法作品。那日去刘府取件时,刘师母把我带至阳台,边走边喃喃自语:“不能再写了,老先生吃不消了。小万,你知道吗,老先生写废的纸,我称过了,足有30斤重啊!”闻听此言,我大为惊诧,刘先生写字作画的认真劲儿我早有听闻,谁料他为我写这些作品,竟花费了如此巨大的心力,感动之余,一时语塞。如今,每当我欣赏刘老的法书,深为老一辈艺术家的天资才华、重文敬业精神所感动。在此,我谨祝刘夫人安安康康,诸事顺遂。并建议记者有便采访刘夫人,发掘更多旦宅先生潜心书画的佚闻趣事,启迪后学,弘扬国粹。

  幸逢盛世,鉴藏蔚然成风,展望未来,宏图正展。作为民族文化的精神载体,真正的中国艺术品市场才刚刚起步。五千年华夏文明的丰厚内涵渗透在甲骨、青铜、唐诗、宋词、元曲中,充溢在晋唐以来的卷轴书画中。国人受其蒙养、陶冶,增强民族自尊,抒发报国情怀,薪火相传,生生不息。《明画录》记载“夏昶一?竹,西凉十锭金”。“含滋蕴彩,生气蔼然”。我辈亦当效法前贤,珍视文物,呵护书画,同心戮力,发扬光大。有句云:富民强国千秋业,鉴宝藏真一世功。传承文脉逢良机,得失荣辱探索中。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