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白石国画艺术赏析(图)

2017-09-29 17:42:09         来源:   

  齐白石是我国二十世纪著名的国画艺术大师,他的绘画,以其纯朴的民间艺术风格与传统的文人画风相融合,达到了中国现代花鸟画的最高峰,形成了诗、书、画、印四绝的一代宗师。 
  齐白石于1864年1月1日(清同治三年癸亥冬月廿二)出生于湘潭县白石铺杏子坞,1957年9月16日病逝于北京,终年九十三岁。齐白石,小名阿芝,名璜,字渭清,号兰亭、濒生,别号白石山人,遂以齐白石名行世;并有齐大、木人、木居士、红豆生、星塘老屋后人、借山翁、借山吟馆主者、寄园、萍翁、寄萍堂主人、龙山社长、三百石印富翁、百树梨花主人等大量笔名与自号。齐白石是20世纪我国著名的国画大师之一,开创了花鸟画画坛之新风,创作了大量的优秀的艺术作品,是享誉全球的杰出画家。 
  2011年6月3日至7月18日,山西博物院和辽宁省博物馆举办的《田园·匠心·诗趣——齐白石书画精品选》在山西博物院展出,皆为白石老人的艺术珍品。今挑选数幅,供读者观赏。 
  齐白石青年时期的作品及艺术风格 
  齐白石11岁时,曾拜师叔祖父学习木工,后学做雕花木工,20岁已成雕花名手,兼习画。25岁时,拜胡沁园、陈少蕃为师学诗画,这个时期正是白石老人学画的基础时期,受先生所教工笔花鸟草虫,并观摩了大量的古代书画,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和启发。“见古人之所长摹而肖之”,白石老人从《芥子园画传》入手,临摹了大量画作,基本习得山水、花鸟、人物的技法,为以后的创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青年时期的白石老人的画作稍显青涩,还不够生动。人物画的最为形象,齐白石所画人物较少,所作仕女图精美典雅,有“齐美人”之称。此次展览便有一副《黛玉葬花图》(图一),为纸本,纵102.9厘米,横26.9厘米,白石老人于1900年所作。款识为“庚子三月,齐璜”。钤印为“臣璜之印”白文方印。齐白石,名璜,因此称齐璜。此图是白石老人早年的作品,黛玉右手拿扫帚,左肩背锄,衣着朴素,飘逸灵动,面容清秀,举手投足间传神的表达了人物形象。白石老人晚年曾评论自己30岁左右的人物画:“老实说,我那时画的美人,论笔法,并不十分高明,不过乡里人光知道表面好看,家乡又没有比我画得好的人,我就算独步一时了。” [[1]] 
  从这个时期作品来看,白石老人受工细着色画派的影响较深,用笔仍处于临摹古人的阶段,技法尚未达到创造性的应用。譬如《三公百寿图》(图二),为纸本,纵90.6厘米,横176.9厘米,为1896年所作。款识为“三公百寿图。沁园夫子大人五秩之度,受业齐璜”。钤印为“齐璜”白文方印、“频生”朱文方印、“愿花长好月长圆人长寿”白文方印。白石老人三十岁以前画鸡,虽然笔墨差,但已经生动传神,能掌握鸡自身的特点,表达不同的趣味。熟练的技法来自于老人观察和研究鸡的时间比画鸡的时间多,因此十分传神。此图是白石老人为50岁的沁园夫子所作,三公即为三只公鸡,画面左边的公鸡表现得健壮有力,鸡尾几笔显得非常清爽,鸡毛非常自然流畅。右边的松柏和树下的灵芝代表长寿,寓意长寿吉祥的意思。此图画面宏大,与松树的雄壮有很大关系,白石老人笔下的松柏显得苍劲有力,枝干粗壮挺拔,树梢松针密密重重,繁而不乱,非常见工夫。 
  所展《梅花天竹白头翁图》(图三),为纸本,纵91厘米,横39.6厘米,为1893年所作。亦为白石老人青年时期的作品。白石老人作画,追求所画对象的精神,并求构图的新颖,仔细揣摩物体的质感,以还原其真实的形态。画中的白梅,有的含苞待放,有的花开正时,清润秀逸,超凡脱俗,以黄色突出花蕊,更显高雅之态。天竹并不是白石老人常画之物,画中也只是作为陪衬,叶子用墨色突出茎干,天竹豆画的很圆整,颗颗饱满,显示出了旺盛的生命力。天竹下方辅以大石,以使画面饱满,显得充实,富有层次,避免了头重脚轻之感。画面中的双鸟白头翁,生动传神,充满欢快雀跃之感。花卉中点缀飞禽,飞禽栩栩如生,羽毛丰满轻盈,眼睛生动传神。 
  齐白石中年时期的作品及艺术风格 
  白石老人40岁之后,能画能印,他的名声传遍湘潭。此时,白石老人的绘画技艺大增,已经逐渐摆脱了古法的束缚,虚心学习今人的绘画技法。所展出的《赐桃图》(图四)便是白石老人于光绪丙午年(1906年)为晋卿老伯祝寿所作。齐白石的祝寿画,以桃为最多。他爱画桃,求画者也喜欢请他画桃。《赐桃图》中,云雾缭绕,旁边有侍女执扇、西王母怀抱一只巨桃祝寿而来。白石老人画桃时,喜欢把桃的比例加以夸张,这种夸张手法是从民间艺术借鉴而来,这也是成就其艺术的一大根源。文人艺术与民间艺术天衣无缝的融汇,在一个桃子形象中也有突出的体现。用没骨法,直接用洋红和藤黄点画,是白石老人画桃的主要特点。唱“主角”的洋红,在白石老人手中不是涂上去而是画上去的,有笔意笔痕,有骨有肉,有重轻和浓淡的变化。人物塑造上,也体现了俊秀飘逸的特点,有一种道骨仙风之感,较以前更加凝重老练。 
  白石老人于1919年55岁之时赴北京,住法源寺,卖画治印为活。这一时期的齐白石在京无名气,求画者不多,自慨之余,决心变法,立志独创画派,也就是后来自称的“衰年变法”。此时也是齐白石艺术创作的转型期,白石老人经当代名家陈师曾的劝告,改学吴昌硕开创的大写意花卉一派。所展《雄鸡老少年图》(图五)纵106.5厘米,横35.2厘米,正是白石老人于1919年所作,款识为“己末秋七月,余喜画老少年布以大鸡,可谓秋声也。昔孟丽堂画牡丹布鸡,谓为春声。白石。”植物老少年,又名雁来红、老来红,是白石老人非常喜欢绘制,也画得十分精彩的题材。白石老人笔下的老少年似乎都很显祥瑞、很具朝气,片片红叶,以墨色表现茎骨,十分挺拔,似在风中摇曳。画面前方的大鸡为柴鸡,腿上无毛,身体雄壮矫健,非常灵敏,红色的鸡冠与老少年的红叶相得益彰,更为出彩。 
  白石老人画竹与众不同,先画竹叶,然后画竹竿和枝,这样画面的布局较有气势,不会显得呆板。此次所展《墨竹图》(图六),竹叶生动有趣,近处以浓墨着色,远处施以浅墨,浓淡之间,拉伸了画面的纵深远近感,富有层次。竹叶皆为三分,随风势偏往一方,竹枝婆娑,随风摇曳,气韵生动。螃蟹是白石老人除虾之外最为精湛的物象。白石老人能用简练的笔墨画出蟹的外形和精神,《芙蓉螃蟹图》(图七)便是一副佳作。 
  齐白石晚年时期的作品及艺术风格 
  白石老人在七十岁之后,他的手法更精进了,常用极简练的色墨,鲜明的色彩,对比描绘各种事物,给人以明快、健康、磅礴的感觉[2]。白石老人曾说“予之画稍可观者,在七十岁先后。”八十岁之后的白石老人迎来新中国成立后新的发展时期,达到了最高境界。所展《松柏苍鹰图》(图八)为纸本,纵330.6厘米,横71.5厘米,1944年所作,为白石老人的晚年作品。款识为“稳立长荣。昔人有云:如松柏之荣。八十四岁白石,璜。甲申,京华。”钤印为“白石”朱文方印,“白石草衣”白文方印,“悔乌堂”朱文长方印。白石老人善于画鹰,他能表现出鹰嘴坚硬和鹰爪锐利的特点。眼睛是画鸟兽最难的,但老人画出了鹰眼的敏锐感。白石老人所作鹰的翅膀苍劲有力,把鹰腹部用灰白色的焦墨画出,表现了鹰的雄伟力量[3]。白石老人笔下的松柏,也有着非凡的气概,松干苍劲粗壮,松针密密重重,整体画面宏伟大气。 
  白石老人于五十岁之后才正式创作荷花题材的作品,这幅《荷花图》(图九)肆意挥洒,随意泼墨,两只莲蓬、一枝残荷、两只游鱼,一派秋日荷塘胜景,趣味十足。枯黄的荷叶就在这干湿浓淡之间衬托荷花,大荷叶以简练的笔法,干净利落的笔势,一气呵成,大气十足。又施以焦墨画得荷枝,画面下方又以浓墨水草作为陪衬,画面生动,充满情趣。 
  齐白石80岁之后,画虾技术颇为精湛,令人叹为观止。齐白石画虾最多,见有数百幅之多。定居北京后的齐白石开始研习画虾技艺。白石老人每天都要观看虾游动时的各种姿态,准确把握虾的造型特点,画虾的技艺也有了质的飞跃,达到炉火纯青的境界,准确的体态,透明的躯干,水中游浮的动势,神态逼真,栩栩如生。他在晚年时自己总结画虾的特点说:“余之画虾,已经数变,初只略似,一变逼真,再变色分深淡,此三变也。”所展出的《墨虾图》(图十)为纸本,纵102.5厘米,横34.5厘米。款识为“鱼虾负我短剑,白石老人为鱼虾所悮。”钤印为“齐大”朱文方印,“倦也欲瞑君且去”白文方印。白石老人的绘画俗称有鸡、虾、蟹三绝,三绝中又以画虾最为神妙。白石老人青年就开始画虾,经过40年的不断临摹写生与创作,70岁之后,掌握了虾的特征,画虾技术精湛,令人叹为观止。白石老人笔下的虾是活的有生命力的虾。图中,白石老人以虾的颜色深浅来表现远近的关系,显得有层次感。每只虾的形态不一,通过笔墨的变化,使得虾有了透明的质感,气韵生动,达到了形神兼备的效果。 
  通过这次齐白石书画精品展,展示了白石老人在国画艺术上的高深造诣,无论山水、人物或花鸟方面的技艺皆精湛,不仅有高度的艺术性,更具创造性,对近现代的国画艺术有着重大的影响,为中国画的发展开辟了一个新方向。 
  (作者系郑州大学历史学院09级硕士研究生) 
  注释: 
  [1]齐白石、张次溪。白石老人自述[M]。济南:山东画报出版社,2000. 
  [2][3]胡佩衡。齐白石画法与欣赏[M]。北京: 人民美术出版社19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