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品投资:名家珍藏书画纷纷出炉

2017-09-30 14:23:46         来源:   

在今年的春拍中,苏轼(即苏东坡)《游虎跑泉诗帖》成为了最受关注的书画作品之一。虽然近年来出现的苏轼墨宝并不少,但是由于这件《游虎跑泉诗帖》曾经为多位名家珍藏,特别是著名收藏家吴普心的旧藏,因此格外引起投资者的关注,最终的成交价也达到了957.6万元。近年来,名家珍藏书画纷纷面世,对于投资者来说,面对林林种种的“大家”,哪些才是“货真价实”的呢?我们在此选出一些具有代表性,且收藏作品出现在拍卖市场较多的名家,为广大投资者进行介绍。

 

吴普心:藏品屡创天价

吴普心,号庭香,江苏南通人,生于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卒于1987年。吴普心才高胆大,十七岁父亲去世后,只身远赴黑龙江,在与俄罗斯邻界的黑河镇独立谋生,后任职银行界,并深得上司赏识,22岁被派往美国攻读银行经济学,回国后出任银行行长。事业有成的吴普心也嗜好古玩字画,经他收藏的字画有许多已归藏各大博物馆。比如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艺术馆中国文物的代表藏品,米芾的《简帖》、《岁丰帖》、《逃暑帖》,就是30多年前从吴普心的藏品中征集而去。2003年上海博物馆斥资450万美元从美国人安思远手中购回的宋拓本《淳化阁帖》,在安思远之前曾经就是吴普心珍藏了60年之久的稀世之宝。吴氏收藏多钤“思学斋”、“吴氏珍藏”、“崇川吴氏”、“南通吴氏收藏书画印”等印章。

除了这件《游虎跑泉诗帖》之外,在近年来的拍卖市场上,吴普心的藏品屡屡露面,早在2003年北京华辰的春拍中,康熙皇帝的书法《清慎勤》镜心,就是他的旧藏,估价13.5万至16万元,成交价则达到了23.1万元。在2007年北京匡时的春拍中,金农在1760年创作的《墨梅图》镜心,以80万元起拍,成交价达到了99万元,上面的鉴藏印为:思学斋和南通吴氏收藏书画印。在2007年西泠印社的秋拍中,吴普心珍藏多年的唐寅《松溪访隐图》,成交价达到了67.2万元。这幅作品纵41厘米,横29.8厘米,浅设色,纸本立轴,绘溪山秋林,一老者策杖沿溪而行,侧身回望间,暮云四合,群鸦栖枝 萧疏的构图与淡逸的笔墨衬托了此画的格韵意境。

 

吴湖帆:作品丰富精品多

在今年北京匡时的春拍中,慈禧太后在1889年创作的《临汤叔雅梅花双鹊图》立轴,成交价为156.8万元,而在2005年西泠印社的秋拍中,成交价只有77万元。之所以引起藏家追捧,主要是因为其是吴湖帆“梅景书屋”的旧藏,且是“梅景书屋”这个书斋名的由来。这幅作品是由慈禧太后赏赐给潘祖荫的清宫旧物,潘祖荫又是吴湖帆夫人潘静淑的叔公。

吴湖帆曾任上海中国画院画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上海分会副主席。作为一位集绘画、鉴赏、收藏于一身的显赫人物,他的成就是多方面的,可以说代表了中国绘画史上的一种现象。近年来,一批吴湖帆梅景书屋旧藏或经手的珍贵古画纷纷粉墨登场。吴湖帆的收藏当然是以书画为主,大大小小有千件左右。吴湖帆生前曾经编制了收藏目录,皆亲笔抄写。王石谷晚年杰作《唐宋词意图册》,恽寿平《山水花卉册》,被吴湖帆称为“梅壑第一”的查士标《书画双绝册》,吴历为高士奇所绘《伏雨炎风图》手卷等精品纷纷面世,这些吴湖帆梅景书屋旧藏或经手的珍贵古画都给书画藏家带来了不小的惊喜。在2007年西泠印社的秋拍中,王时敏、杨文骢、张学曾、恽向在1638年创作的《四贤山水合卷》手卷,成交价达到了1320万元,上世纪中期,鉴藏大家吴湖帆鉴赏此作时激动不已,分五段写下近千字跋文,这也是其受到买家追捧的重要原因之一。

 

张学良:“定远斋”美名扬

1994年4月,由苏富比拍卖公司在台北主持的张学良定远斋书画藏品拍卖会举行。拍卖过程一直在热烈的竞标下进行,结果207件收藏品全部标出,总值13289.55万新台币,比原估价高出3倍。其中超过100万新台币的书画达29件,宋代画家谢元的传世孤本《桃花》以超出估价三倍的价格1655万新台币落槌,创这次拍卖会之最。张大千的18幅作品掀起了拍卖高潮,其中11幅拍价超过100万新台币,《湖山清舟》以1050万新台币落槌,《水竹幽居》和《秋声图》也分别以520万新台币和390万新台币成交。

虽然张学良的这批几十年的珍藏失散各地,未能如他的书籍那样完整地保存下来,多少令人有些遗憾,但是在近年来的拍卖市场上,这些书画却因“定远斋”而被广大藏家所关注,并成为了书画市场上的一朵奇葩。在今年北京翰海的春拍中,项元汴《竹菊图》立轴,估价400万至600万元,成交价则达到了739.2万元,这就曾是定远斋的藏品。在2007年北京匡时的秋拍中傅山《各体书法册》册页(三十二开),估价180万至250万元,成交价则达到了425.6万元。册上共钤张学良印六枚,足见其珍爱程度。

 

警惕题跋挖补法造假

除了上面介绍的这些名家之外,民国四公子中的张伯驹、袁寒云,现代书画家中的唐云、程十发等,也都书画珍藏丰富。但是需要警惕的是,随着这些名家的旧藏日益在拍卖市场受宠,造假者也“看上”了他们,纷纷通过各种手段造假,其中最为典型的就是题跋挖补法。

题跋挖补包括改款、添款和减款等,也就是利用前人的书画改头换面,移花接木,另立名目,以此欺人谋利。改款是将古代或同代的小名头改成大名头的款识,无名的改成有名的款识。采用的办法是将原款裁掉或挖去,再依照原作的风格,仿照某位名家的笔体,添上新款。如杨仁恺先生主编的《古今书画真伪图典》中收录的一幅模仿“四王”风格的仿古之作,画风工整细腻之处略与王翚相近,作伪者将左上方的原款裁掉,题写了假款,便成了王翚的作品。添款是指在一些不具名款的作品上,根据其作品的风格、特征,以及纸张、装裱的新旧状况,添上同代或前代书画家的名款、印记或题跋。也有的把原本有的款识的作品,因嫌其无名或名头小而将其名款切割掉,再添上较有名的书画家或大家的款识,添款多于明、清时代,为常见的一种作伪法。如有一龚贤的《山水图》册页,共有六页,其中一幅题有“龚贤”款,其余几幅分别钤上“野遗”、“半千”朱文印。虽画风与龚贤早期相似,但笔墨稍显稚嫩,名款也略不相同,就值得警惕了。减款是指在一幅小名家的作品中,有大名家的题款时,作伪者就将小名家的原名挖去,画上只剩下题跋人的名款,让人以为是名家大作。有的作伪者在挖去原作者名款后,又将大名家的题跋中的“题”或“跋”一类的字擦掉或挖去,再添上“画”或“作”字,使之直接变成某大名家的作品。对于藏家来说,除了要认真辨察作品的笔墨、造型、题款及材质外,还必须具备抗“干扰”(即拍卖图录的介绍与鉴定名家的看法)的良好素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