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玩小品收藏意趣浓(图)

2017-09-30 17:25:43         来源:   

指峰笔架
指峰笔架
 
青花鼓形纸镇
青花鼓形纸镇
 德化白釉笔舔
德化白釉笔舔

  撰文、摄影 陈国壮(资深藏家)

  闲来无事,爱“搬弄是非”,把古董柜尘封多年的文玩小品拿出来“摆弄”一番。

  笔、墨、纸、砚是中国伟大的文化发明,是中华民族传递文化、历史信息不可或缺的书写工具。旧时,笔墨纸砚列为文房四宝,后将四宝并入古玩系列,范围随之扩大。除笔墨纸砚外,笔架、笔筒、笔床、笔洗、水盂、水注、纸镇、墨盒、臂搁、印章、印玺等等都属文房古玩,不仅文人喜爱,也被藏家所收藏。

  文房用品肇始于秦汉,蒙恬制笔,蔡伦造纸,秦砖汉瓦引出众多名砚问世,随着砚石的开采和墨的使用,晋唐的书画艺术达到了顶峰,也使文房用品更加完善和备受重视。宋代是文房器物发展的全盛时期,品类繁多,制作精良,被视为艺术珍品。明清时的文玩用品无论材质、造型与工艺都有卓越成就,广为流行。

  文房雅玩由于器形小巧,历来被认为是小品,不入大器,往往不被重视。也有慧眼独到的藏家,专事文玩收藏,久之成为系列。我的几件不起眼的文玩,为早期随意购买,觉得好玩,价格低廉,任由摆放,朋友来时偶尔瞧瞧,说说是非真伪,欣赏把玩,并不放在心上,一摆就十多二十年。

  最近,借筹备个人藏品展览之机,对藏品进行一次“普查”,把文玩小品拿出来,逐一擦拭尘灰,摆在一起,发现这些文玩竟然如《木偶奇遇记》中的木偶,神话般“活起来”!这些原来认为“是是非非”的东西,竟然“是非分明”,一件件神气活现展现在眼前,好像在诉说它们的前世今生因缘。细细品味,陶然成趣。

  你看这件文玩用品“指峰笔架”(图1),是清中期单色釉产品。霁蓝的山峰,五峰耸峙,直插苍穹,绵延起伏,宛如庐山的五老峰。这只指峰笔架(也称笔山),釉色厚润沉静,蓝中泛紫,两面分别凸印夏荷、秋菊,迎风摇曳,好像五峰山下鲜花扑面的野径,充满大自然气息。

  另一件明代青花鼓形纸镇(图2),釉色温润,青花淡雅,造型古朴。文人写字,用硬物压纸,俗称纸镇。铁、木、瓷、玉石皆有,以铜、木、竹较为常见,瓷质少有,长形为多,鼓形少见。此鼓形纸镇高9厘米,直径约7厘米,鼓身青花绘画梅兰竹菊“四君子”。梅花疏影横斜,花朵点点;兰花如剑,幽香浮动;绿竹劲节临风;秋菊枝繁叶茂。“四君子”或婀娜,或淡雅,或挺拔,或秀丽,各展风姿。大凡文人喜“四君子”,取其品质德行,常赋予梅兰竹菊以人格于诗词书画之中。鼓形纸镇绘画“四君子”,很大程度迎合文人雅士追求高雅脱俗的心态。

  一件清代德化白釉笔舔(图3),更让我品味不尽。笔舔,是文人书写时舔笔捋毫的文房用品,亦作笔洗,笔架。这件白釉笔舔,以写实的艺术手法,以葡萄叶为造型,松鼠作器足,把大自然造化移植到文人案头上。你看,晶莹的叶片上累累的葡萄,叶边卷曲,叶脉分明,一只机灵的小松鼠躲在叶荫下张望。以葡萄和松鼠作装饰,有多子多福,子孙兴旺的含意。这件精致文玩是早期在文物店里卖的,当时一位香港买家也很喜欢,让我捷足先登。这件宝贝在柜子里搁了多年,重新取出来鉴赏,顿觉意趣盎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