嬉憨狸奴 乱世长情——徐悲鸿《猫戏图》赏析(图)

2017-09-29 18:00:56         来源:   

  徐悲鸿(1895~1953)猫戏图 设色纸本 画心 1944年作 53×34cm
  说明:徐悲鸿学生陈志华旧藏,由其家属友情提供。

  ◎孙  影
  徐悲鸿,作为一位在国画、油画两个艺术领域均有卓越成就的大师,世人都晓他画马独创一格,前无古人,“托兴”之用意,在抗日战争时期明显而深刻。然而,徐悲鸿自己则言 :“人家都说我的马好,其实我的猫比马画得好。”1934 年天目山写生途中,他曾以考题的形式问学生,“我的画,什么最好?”有人说“马”,有人说“雄鸡”,唯杨建侯说“猫”,他则独称杨有眼光。
  徐悲鸿爱猫,家中养了不少猫,曾多次画猫。他的猫毕肖传神,憨态可掬,与画马相比,笔墨更加温柔。其猫图或托物寄兴,或作为小品酬答友人。徐悲鸿曾在一幅猫图上题诗 :“颟顸最上策,混沌贵天成,少小嬉憨惯,安危不动心。”亦曾赠徐志摩《猫》,题曰 :“志摩多所恋爱,今乃及猫。鄙人写邻家黑白猫与之,而去其爪,自夸其于友道忠也。”彼时距二徐关于西方现代艺术“真伪”、“是非”论战不到一年,争论后以画相赠,可见二人友情之无私。此外,1933 年,徐悲鸿曾赠吴湖帆《猫梦图》。1940 年,徐悲鸿为爱妻廖静文画《猫》、《树上》两幅作品,题“静文爱妻保存”。
  此幅《猫戏图》,由徐悲鸿学生陈志华的家属提供。陈志华,早年师从艺术大师颜文梁,1938 年考入国立中央大学艺术系,得徐悲鸿亲授,并接触吕斯百、吴作人等著名画家。1943 年毕业,先后任职于中央大学艺术系,苏州美专、华东艺专、南京艺术学院以及苏州工艺美校,在苏州工艺美校担任校长直至退休,其美术教学生涯长达五十年。深沐诸位大师艺术风范,汲取西方印象派之精髓,陈志华在创作时始终运用极其饱和的色彩,在对比中造成鲜明、饱满的色调效果。其作品以景抒情,以色造型,厚重豪放,非常具有艺术魅力。
  谈及这幅《猫戏图》的渊源,当追溯到 1943 年 7 月,时中央大学举行二十八周年校庆,艺术系组织了大规模的师生美术展览,身为中大艺术系教授的徐悲鸿,不仅出席了这次校庆,且有多幅作品参展。即将从中大毕业的陈志华也有作品参展。在这次画展中,陈志华因作品出众,备受徐悲鸿的认可与赞誉。展毕,陈志华便将展品作为毕业礼物赠予恩师徐悲鸿。次年,即 1944 年,徐悲鸿画《猫戏图》予陈志华,算作回赠。
  是作长 53cm,宽 34cm,画三只小猫在一树枝下打架嬉戏,一黑猫跳在上面,眼睛怒视,一只黄黑斑小花猫被黑猫踩着,躺在地上,尾巴卷起,利爪张开,奋力抓黑猫,还有一只黄猫趴在两只猫旁边,跃跃欲试,憨态可掬,可爱至极。画右下角押常用朱文圆印,题“悲鸿甲申”。全卷笔法写实,浓淡干湿,层次分明。墨笔勾勒树枝、猫之轮廓,淡墨扫枝身,树叶直接点出,似顺手拈来。这种以写生的方法画水墨,把欧洲古典主义写实绘画的造型方式以中国画的线条和墨块出之,极大丰富了中国画线条和墨色的表现力。
  最精彩处在于三只猫的颜色处理,三只猫形态各异,颜色不同,呈现出的身体各部位的颜色亦不同,作者的色彩处理则非常自然逼真,关键和明暗交接部比较统一,可谓物体精微,手法扎实,形象鲜明。  
  无独有偶,在 1943 年校庆结束后,为庆祝中大艺术系毕业生俞云阶、朱怀新二人的婚礼,徐悲鸿还赶作了《双猫图》一幅,题曰:“云阶仁弟,怀新女士佳期,悲鸿写贺”。
  观徐悲鸿作品可知,他油画中多白猫,国画中多花猫。如《树上》、《猫竹》、《懒猫》等作品皆为花猫。作者以写实主义手法描绘花猫的轮廓,花猫的颜色则以大面积水墨扫出,显示体积与分量感,写意性强,增添几许文人笔墨意趣。作者在运用西方透视学技法、追求明暗变化的同时,又恣意挥洒,烘托出猫的动态与传神,使笔墨得到极大的解放,达到形与神的统一,写实与写意的融合。
徐悲鸿赠陈志华这幅作品时,已是重庆中国美术学院院长,且这年夏末,因患高血压、肾脏病住院近半年,创作量锐减。故而这幅作品也弥足珍贵,饱含了一代艺术大师对学生的鼓励与期许,这也成为陈志华多年从事美术教育生涯,坚持印象主义艺术创作,成为一代油画家、美术教育家之动力。故陈在 85 岁高龄出版文集时,在文集扉页写道 :“我的恩师颜文梁、徐悲鸿……,在我的记忆里永远不能磨灭,他们的道德学问激励我老有所学,老有所为。”一幅嬉憨可掬的《猫戏图》,见证着徐悲鸿与陈志华的这一段师生长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