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悲鸿与《蕉阴凝视图》(图)

2017-09-29 18:01:10         来源:   

  徐悲鸿(1895 ~1953)蕉阴凝视图  设色纸本 镜片 1935年作 109×51cm说明:“地皮大王”程霖生账房师爷旧藏,由其家属友情提供。

  ◎焦  傲
  20 世纪 30 年代,上海滩上曾出现过一位和犹太人富商哈同齐名的“地皮大王”,他就是徽商歙县人程霖生。他继承父亲程谨轩的产业,手中握有永安公司、大新公司和南京路、江甯路、常德路黄金地段的不少地皮。经过五六年几个回合的卖出买进,继续由东向西扩展,又在徐家汇一带购买大批地产。闻名沪上的北京西路丽都花园、南京西路常德路今静安公安分局及以东三十几幢花园住宅,均为程家房产。为附庸风雅,程霖生在南京西路常德路的内宅中设有画苑、书斋,收藏了大量名家书画和古籍善本,不但自己赏玩,而且熏染了他周围一干人等全部嗜书画如命。徐悲鸿《蕉阴凝视图》即是程家账房师爷秘藏多年之物。
  说到这里不得不提徐悲鸿与哈同的关系。哈同与夫人罗迦陵在静安寺西边修建豪华奢侈的私家园林“爱俪园”,是当时上海社会名流和政界要人经常聚会的地方。他们还在园内创办了仓圣明智大学,学生的膳食、住宿和学杂费全部由园内提供。出身贫寒的徐悲鸿 1915 年“逃婚”来到上海,到爱俪园“卖画(技)”并拜在康有为门下。就是在这里徐悲鸿见到了他的“第一任妻子”——蒋碧微 ;也是在这里,他看到了自己艺术生涯的前路光辉,在“哈同花园”的帮助下登船渡海,去到他梦寐以求的异国留学。
  一位地产大亨助徐悲鸿成材,一位地产大亨助藏徐悲鸿之画,历史辗转如此,令人称巧!
  然而,财富、珍玩聚散无常。哈同于 1931 年去世,程霖生也于 1931 年宣告破产。只有《蕉阴凝视图》一直被藏画之人悬挂在厅堂之内,直到“文化大革命”爆发,此画被查抄没收。“文革”结束后,尘封多年的《蕉阴凝视图》物归原主,重见天日,并于本次西泠春拍首现拍场,可谓中国近现代书画盛宴上的一道珍馐。
  《蕉阴凝视图》创作于 1935 年冬,此时距“九·一八”事变爆发已愈一载,国难当头,家事纷扰,画家内心充满了五味杂陈的忐忑不安。如果说徐悲鸿通过奔马、雄狮、雄鸡表现令人振奋的积极精神,给中华民族以生机和力量,猫则是画家作为一个普通人宣泄复杂情感的寄托之物。所以,徐悲鸿自言他的猫比马画得好,大概是因为他笔下的猫就是他自己吧。思念情人,他画睡猫 ;“皖南事变”哀国家命运,他画怒猫 ;与徐志摩修好,他画“无爪猫”;赠送好友,他画“嬉戏猫”……
  除马之外,徐悲鸿画猫最多。他曾在创作于 1937 年的《猫石图》上题跋 :“在宁曾蓄狮子猫,性温良勇健,转徙万历未能携之谐行,殆不存于世也,图记其状并为诗苦之 :剩有数行泪,临风为汝挥。喜憨曾无节,贫病亦相依。逐叶频升木,捕虫刮地皮。故园灰烬里,国难剧堪悲。”原来从 20 年代起就常常出现的黑白花猫的主题是徐悲鸿以画寄情,悼念这只在国破家亡时不能贫病相依的小兽,同时也哀悼祖国在风雨飘摇中不堪一击的命运。
  此《蕉阴凝视图》长 109 厘米、宽 51 厘米,在一树芭蕉的掩映下,我们熟悉的狮子猫蹲踞石上,蜷身缩爪,蓄势待发,静若处子,动若脱兔。大师以粗笔勾出磐石,笔墨浓淡有致,磐石自画面中心倾斜至右下角,占据整幅画面三分之一,给人以险峻奇崛之感。磐石后斜出的蕉叶以细笔写叶脉,覆以花青,苍翠厚重,疏落有致,仿佛虽能遮住正午骄阳,但却有几缕日光从叶片间洒在假山石上,猫儿似要躲闪,大师对光线的追求与表达跃然纸上。画家极其重视动物的解剖结构,依靠轮廓线的变化表达体积感、骨骼和动态,非真正爱猫、养猫、日日观察猫者不能为之。蕉阴下的猫是以淡墨勾出轮廓,用笔富有质感,画毛的线连贯而不雷同,使得毛皮下隐藏着具有巨大爆发力的肌肉。而对猫咪眼睛的刻画更是入木三分。它的双眼如同琥珀,瞳仁如同点漆,目光如炬似电,凝视一点若有所思,好像在观望动向等待时机,好有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作为,正是对暴风雨前片刻宁静的真实写照,是整幅画面气韵生动之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