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悲鸿的艺术及作品市场走向

2017-09-29 18:02:41         来源:   

徐悲鸿 十二生肖册页 
 


  大家知道,股市中蓝筹股历来是市场热门股票,它的受欢迎程度是其他股票难以相比的。同样,在艺术市场上,大师的作品也是如此。近两年,徐悲鸿的作品可谓出尽风头,2005年《珍妮小姐画像》在北京保利以2200万元成交,轰动国内外;2006年《愚公移山》油画在翰海拍卖会上获价3300万元;同年,该纪录又被佳士得拍卖的《奴隶与狮》油画打破,成交价为5388万港元;时隔不到一年,徐悲鸿1939年创作的《放下你的鞭子》油画在苏富比拍卖会上以2000万港元起拍,经过多轮较量,最后被一买家以7200万港元收入囊中,创当时中国油画最高价。2010年油画《人体 蒋碧薇女士》和国画《十二生肖册页》分别被北京九歌和北京保利拍至7280万元,分别创下徐悲鸿油画和国画作品的市场最高价。徐悲鸿作品价格大幅飚升,为其他名家作品的价格上升打开了巨大空间。 

  中国现代美术的奠基者 

  徐悲鸿(1895-1953年)是我国现代杰出的书画家、油画家、美术教育家。江苏宜兴人。徐悲鸿家境贫穷,早年曾在高奇峰的资助下进入复旦大学。1915年,年仅20岁的徐悲鸿到上海,以画插图和广告维持生活,并开始卖画。也在这一年,他寄了自己精心创作的《马》,给当时画坛享有极高声誉的高剑父、高奇峰兄弟,高氏兄弟看到徐的作品后十分赞赏,认为“虽古之韩幹,无以过也”。该画即由上海审美书馆印出,为徐悲鸿发表的第一张画。恰巧这时徐悲鸿又考取了复旦大学,但无钱进学,幸好得到高奇峰的资助。1917年5月赴日本东京研究美术。11月回国后应蔡元培之邀任北京大学画法研究会导师。1919年他和夫人蒋碧薇登上海轮留学法国,先入徐梁画院学素描,后考入巴黎高等美术学校,受教于历史画家佛拉孟。1920年在著名画家达仰的画室学习素描、油画,达仰曾教导他“勿慕时尚,勿甘小就”。又赴德国、比利时学画。1927年回国后历任中央大学艺术系教授,北平大学艺术学院院长等职。1933年曾携中国近代绘画作品赴法、德、比、意、美、苏联等国展览。解放后,任中央美术学院院长、全国美术家协会主席。徐悲鸿毕生高举改造中国画的大旗,在中国画坛造成很大影响,他是中西结合的倡导者,以写实主义改造中国画的实践者。在绘画创作上提倡“尽精微,致广大”;对中国画主张“古法之佳者守之,垂绝者继之,不佳者改之,未足者增之”,对西方绘画,凡“可采入者融之”,总的概括起来为“守之”、“继之”、“改之”、“增之”、“融之”五法;在艺术表现上,主张“宁方毋圆,宁拙毋巧,宁脏毋净”。徐悲鸿走的“以西润中”的道路。他将中国画的以“线”为主和“融”西画于中国画之中,既有新意,又不失中国气派。 
  
  国画油画独树一帜 

  徐悲鸿擅长油画、中国画,尤精素描和画马,注重写实,讲实形似,传达神情,形神俱佳,富有生气。尤其是人物、花鸟、走兽都力求造型准确,但其笔墨工具,基本技巧又不离传统,强化人物、花鸟、走兽的真实感。徐悲鸿的骏马最见精神、最见性格。他运用写意笔法,只在少数关键部位如骨关节、鼻孔等处加以勾描,创造了前无古人的骏马形象。代表作品有油画《田横五百壮士》、《康有为》,中国画有《愚公移山》、《九方皋》、《会师东京》、《泰戈尔像》等。此外,徐悲鸿还培养和发现了一大批优秀美术人才,如民国时期,年近30的傅抱石曾拿着自己的作品拜访徐悲鸿,徐悲鸿看了后觉得他不仅图章刻得好,而且山水画得也好。当得知傅抱石没有进过美术学校,是靠自己自学的后,他被征服了。徐悲鸿建议说:“你应该去留学,去深造,你的前途不可限量。”为了傅抱石留学的经费,徐悲鸿去找了当时的“江西省主席”熊式辉。徐悲鸿对熊式辉说:“南昌出了个傅抱石,是你们江西的荣誉。你们应该拿出一笔钱,让他深造。”正忙于“剿共”的熊式辉当然不会对这事感兴趣。徐悲鸿拿出一张画来,说:“我的这张画留下来,就算你们买了我一张画吧。”经过在场的人劝说,熊式辉勉强同意出一笔钱。但这笔钱不够傅抱石去法国留学的费用。傅抱石只好改去日本。留学后的傅抱石画艺大进,最终成为开宗立派的绘画大师。除傅抱石外,尚有吴作人、韦启美、俞云阶、靳尚谊等。 

  艺术市场风向标 

  徐悲鸿的作品很早就有市场行情。上世纪60年代初,徐悲鸿著名的《松鹰图》在大陆售出价为230元。上世纪80年代徐悲鸿的作品在香港已有固定的价格,一般每幅作品价格在5万元。进入上世纪90年代,徐氏作品扶摇直上,屡创佳绩,在1993年苏富比拍卖会上,他的《五骏图》以332万港元成交,创当时徐悲鸿中国画作品最高价。以后,徐悲鸿超百万元的作品逐渐增加,如他的《南海先生六十行乐图》在1998年翰海拍卖会上以225万元成交。近几年,徐悲鸿的作品居高不下,一般“单匹奔马”已达数十万元,既使“单匹回头马”和“吃草马”也常常在10万元以上,2002年翰海再次推出他的一幅《奔马图》时,受到了各路藏家的热烈追捧,最后被一藏家在82万元的价位上一锤定音,如果加上佣金合计高达90.2万元,从而创下了当时徐氏单匹马市场最高价。时隔2年,在2004年广州嘉德夏季拍卖会上,徐悲鸿之子徐伯阳提供《奔马》由于在香港艺术馆、大英博物馆等多个展馆展览过,所以不少买家颇为看好,该作从30万元起拍,经过几十回合激烈的竞争,最后在170万元的价位上一锤定音,若是加上佣金合计高达187万元。2006年北京荣宝拍卖会上,徐悲鸿1948年画的一幅《奔马图》受到各路藏家的热烈追捧,出人意料地以352万元拍出。2009年上海天衡推出的《神骏图》(一匹马)获价高达896万元,价格之高,令人咋舌。对此,有人曾有不同的看法,认为徐悲鸿的艺术成就很难同张大千、傅抱石、齐白石相提并论。笔者认为,一个画家作品的市场价格确立是有多种因素组成的,徐悲鸿作品之所以能够屡屡高价成交,是因为徐悲鸿特殊的地位、特殊的贡献、特殊的影响支撑着其价位的走势,后市仍将与张大千、傅抱石、齐白石并驾齐驱。 

  尤值得一提的是,徐悲鸿的油画也有很好的市场行情。上世纪90年代徐悲鸿的油画在市场上很少见,步入21世纪后,他的油画作品在市场上频频露面,只要作品被确认可靠,价格往往不菲。2000年徐悲鸿的《木桧下自画像》被苏富比拍至202.4万港元;2001年他的《风尘三侠》和《自画像——跃起的雄师》在佳士得拍卖会上受到了海内外藏家的青睐,结果分别以664.5万港元和205.4万港元拍出,《风尘三侠》还创下了当时中国油画作品拍卖的市场最高价;2002年他的《裸琴》被中国嘉德拍至165万元;他的《戴花环的女子》被上海崇源拍至132万元。近几年,他的作品更是一飞冲天,势不可挡,价格动辄数千万元,目前,徐悲鸿已成为油画市场的“龙头股”,有多幅作品价格在5000万元以上。笔者认为,由于徐悲鸿的油画作品数量不多,加上徐悲鸿是中国油画的开拓者、实践者,同时又是西方油画的传播者,对中国油画事业的发展作出了不可替代的贡献,后市徐悲鸿的油画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